腾讯苏宁等四巨头化身“白武士”,万达商业回A大逆转?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9 12:05

核心提示:这一次,“把信用看得比资产、利润更重要”的王健林能押注成功吗?

万达三十而立的年会上,董事长王健林那一抹眼泪让外界唏嘘不已。

可擦干眼泪的他,今夜会否仰天大笑?1月29日晚间,万达于官方微信公布了又一则“世纪大交易”。这一次,“铁三角”融创还在,另三位大咖则是、京东和。

按照协议,腾讯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计划投资约340亿元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

“这将是全球互联网公司和实体商业巨头之间最大的单笔战略投资之一。”万达集团如是评价。

腾讯苏宁等巨头的加入,虽可助力万达实现1000家万达广场“小目标”,但这毕竟是个长远计划。

于王健林而言,当投资者们留给万达商业回A的时间仅剩半年的重压下,四位“白武士”的加入,无疑是一场及时雨,或将彻底扭转接下来的剧情走势。

腾讯苏宁等四巨头化身“白武士”

据了解,此次投资万达商业的340亿元中,腾讯、苏宁、融创和京东分别出资100亿元、95亿元、95亿元及50亿元,持股比例分别为4.12%、3.91%、3.91%及2.06%。

这其中,苏宁、融创算得上是万达的“老朋友”,二者与万达的资本合作在去年底的苏宁大会上或已埋下伏笔。

去年12月19日,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和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同时亮相苏宁苏宁在南京举行智慧零售大开发战略暨合作伙伴签约大会。

会上,王健林明确提出,在资本层面,万达、苏宁两家明年将有大规模的合作,“目前没有宣布,还没有签约”。

这一神秘的资本计划,无疑吊足了外界胃口。今日看来,投资者们收到的不是一张备受质疑的空头支票。

当然,早于资本层面的合作,苏宁与万达的交情结出的第一份果实是苏宁易购云店等品牌将进入已开业或即将开业的万达广场,协议签订的时间则是2015年9月6日。

而融创与万达的平行线交汇点是那桩637.5亿元的“世纪大交易”。2017年7月19日下午,连续两次推迟会议时间后,融创、万达、富力三方终于正式签约。

万达商业将77个酒店,以199.0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富力地产,将西双版纳万达文旅项目、南昌万达文旅项目等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以438.44亿元的价格转让给融创,两项交易总金额达637.5亿元。

至于腾讯和京东,这无疑是今日万达商业“战投者”中最让外界讶异的两大面孔。对此,京东相关人士则对外表示,此次合作将不仅仅限于投资,而是无界零售下知人、知货、知场的完美组合,各方将共同用智能化技术为线下零售重构成本、效率和体验,。

例如,此次腾讯和京东将在线上运营、用户数据、移动支付、消费金融、仓储物流、云业务等领域与万达商业展开全方位合作。

于这两大线上巨头而言,面对着阿里系的步步紧逼,任何可以大规模接入线下的机会都不容错过。

次第入局永辉和家乐福后,腾讯系在商超方面无疑已经和阿里可以形成一定抗衡。但商超之外,阿里还有其控股的银泰商业旗下诸多购物中心可作为“新零售”的试验田。

这显然是此前腾讯系所缺失的,但在成为万达商业的战略投资者后,其瞬间获得了万达已开业超200个广场的先发优势,而未来王健林的目标是做1000个万达广场。

似乎可以看到,无数个机会在等着腾讯。“腾讯、苏宁等投资人将利用资本力量,持续支持万达商业加快发展,尽快实现1000家万达广场的目标。”万达方面表示。

万达商业艰难回A路现大逆转?

无论四大巨头此番入股各自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对万达来说,他们扮演的“白武士”角色是如此重要。

按照协议,引入新战略投资者后,万达商业将更名为万达商管集团,1至2年内消化房地产业务。

“万达商管今后不再进行房地产开发,成为纯粹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各方将推动万达商管集团尽快上市。”

这句话道出了目前压在王健林身上最沉重的担子,即万达商业回A。查阅此前私有化项目书,万达商业计划在2018年8月31日前完成上市。

如若公司在退市满两年或2018年8月31日之前未能在内地主板市场上市,万达集团将回购全部股份,并向海外及境内投资者分别支付12%和10%的利息。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万达商业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登陆A股市场,万达集团将面临着巨大的“兜底”风险,总代价约344.55亿港元。

照次计算,距离万达商业回A的最后截止日仅剩下6个月零2天。

可据头条君查询,上交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正常审核状态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显示,截至去年12月7日,大连万达商业地产审核状态仍为“已反馈”,在申报企业中排42位。

政策层面持续收紧,回A排名停滞不前,“兜底”风险与日俱增,资本市场终是对其失去了信心与耐心。

最终看到的结果是三大评级机构都将其降级为“垃圾级”。2017年 10月6日,惠誉将万达置入负面观察名单,评级BBB。

至今年1月3日消息,惠誉已经万达商业的评级下调两个级距至垃圾级,为2016年以来的第二次下调,反映该公司依然缺乏提高万达海外流动性的确定融资渠道。

而在此前,标普、穆迪已分别下调万达商业评级。其中,标普将万达商业评级从BBB-/负面观察调整为BB/负面。

虽然为加快万达商业上市步伐,王健林已经甩去了13个万达文旅城的重资产包袱,还挥出了“手术刀”重构万达集团架构与资产包,但收效并不如预期。

这边厢,回A对赌协议资金压力已然沉重;那边厢,万达海外债务危机更是让万达喘不过气来。

“如果万达的海外银团贷款行要求提前还款,而万达不能立刻满足这些要求;或者说该公司不能筹集足够海外流动资金,来偿还2018年3月到期的海外银团贷款中第二部分的5.1亿美元,那么万达的流动性状况可能会面临巨大压力。”惠誉在报告中如是强调。

如此看来,在内力消耗已筋疲力尽的当下,寻找外援显然是更为明智的解决之道。但“白武士”们的威力究竟有多大,则又是后话。

但王健林显然对此充满信心,这也就有其在年会上的这番表态,“目前,除了万达商业A股退市资金有了可靠方案,万达还计算用两到三年时间,将企业负债降到绝对安全的水平。”

“万达30年没有出现一起信用违约,我们把信用看得比资产、利润更重要。”他强调,万达集团在全球绝不会出现任何信用违约。

这一次,“把信用看得比资产、利润更重要”的王健林能押注成功吗?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